长沙赋选:又一村赋并序

周旭阳嘉应 2021-10-20 18:30:15

长沙赋选:又一村赋并序

本文录自《长沙名胜文选》湖南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

又 一 村

又一村系清湖南抚署花园,故址位于今开福区又一村青少年宫。此地明代为吉藩四将军府。清康熙三年(1664)偏沅巡抚移驻长沙,此处遂改为抚署衙门。经历届湖南巡抚陆续修建,园林渐成规模。乾隆八年(1743),巡抚蒋溥扩建园林,取陆游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意,取名“又一村”。乾隆帝为“赐蒋溥巡抚湖南”题写御笔,其御碑今犹在。乾隆十三年(1748)、乾隆十六年(1751)、道光十一年(1831),巡抚开泰、范时绶、吴荣光先后修建双清亭、丰乐亭和澄湘亭等,又一村成为宏大的官署园林。民国后,湖南巡抚署旧址先后为督军府、省长公署、民众俱乐部、中山公园。又一村今为街名。三古亭为民国时重建,今长沙市文物保护单位。

民国时重建的又一村古亭

清张名倬绘又一村,以纪湘抚卞宝第“重修之胜”

又一村赋并序

[清]张世浣

湖南抚署之东,有园十亩,名又一村。村有八景,掩映四时。前虞山蒋文肃公(按:蒋溥)所创也,后渐荒芜。今梁大中丞(按:梁国治)葺而新之,治政之暇,常读书染翰于此焉。夫莫为之前,虽美弗彰;莫为之后,虽盛弗传。彼其作为亭林后先同志,殆古所谓地以人传,于兹不朽者,岂仅一时之游览哉。爰书己见,厥赋斯篇。其词曰:

繄楚南之抚署,有澹霭之园林。堪骋怀而游目,可即物而写心。水媚山清,似辋川之图画;花明柳暗,叶放翁之歌吟。揽景物于公馀,兴复不浅;接风流于前席,情与俱深。别有洞天,八景之佳名足赋;缅兹福地,两公之盛迹堪钦。

则有匝地名花,侵阶弱柳。既敞南荣,旋疏北牖。千章绕屋,间有莺啼。万卷连床,时看蠹走。抚韶光之绰约,宁仅用夫三馀;托胜地以翱翔,直欲该夫二酉。而且明流衣袂,清水平陂。类倪迂之画本,同米颠之墨池。睡鸭惊回,两岸之波纹荡漾;飞鹢过去,一篙之浪影逦迤。洗笔池头,暖绉千层之縠;读书堂畔,晴添万顷之漪。无何过亭,北历村西。芸菜圃,灌瓜畦。官有馀闲,每忘机而抱瓮;心无纤翳,聊学圃以酿齑。效开府之一犁,陇头鞠散;待黄台之三摘,园畔青齐。日午挥锄,处处有葱菁之景;雨馀刈种,声声歌滑刺之泥。

若乃送夕阳,坐庭樾,琴瑟停,茶烟歇。扇一阵之清风,露半痕之纤月。珍珠箔卷,魂消姮女之宫;玳瑁筵开,望断蟾蜍之窟。已而竹径生凉,群花弄影。数枝清浅,乌啼蝶梦之时;几树横斜,云破月来之境。形迷玉砌,风来而野坞生香;影混晶帘,露滴而疏篱欲冷。更或徘徊朱槛,徙倚红桥。翠浪频翻,涧底之锦鳞欲跃;碧波乍喷,蒲边之朱鬣难描。避饵啖花,等江湖之游泳;忘筌知乐,类濠濮之逍遥。

至若亭际霜凝,坡前雪积。惟老干之垂青,有虬枝之挺翠。喷寒涛兮,千尺不改真操;掩苍盖兮,几重偏绕逸致。龙鳞秀发,疑白玉之平铺;麈尾风摇,似晶盐之乱坠。以知景物之胜,惟在因人,兴废何尝,必归同志。仰二公之品望,人杰者地灵;辟一境之荒芜,先难而后易。桃花流水,恍入武陵;饮酒歌诗,非同傲吏。阅岁月而常存,历风霜而不敝。宁仅东坡之喜雨,于以名亭;黄冈之竹楼,因之作记也哉。

按:本文录自清罗汝怀编纂《湖南文征》卷一百三十三。

张世浣,字新之,清湖南湘潭人,张九镡子。乾隆举人。历官河津、榆次、柳域知县,泗州知州、扬州知府。著有《紫文堂文集》《楚南诸水源流考》等。

又一村澄湘亭

又一村双清亭

又一村丰乐亭

0 评论: 0 阅读: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