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隔24年,“刘德华”与亲生儿子相认,妻子:我就怕儿子恨我

凯紫 2021-07-13 16:45:45

24,40,31,10,1......

对于普通人而言,这是一组再平常不过的数字。

但对于郭刚堂而言,这是24年,骑行40万多公里,跑了31个省,报废10辆摩托车,只为找到1个人。

这个人,是他的亲生儿子——郭振。

01.“为什么我的孩子找不到”

2015年,《失孤》上映。

电影里,刘德华饰演的男主角雷泽宽,因意外丢失了亲生儿子。

此后十多年,为了找回儿子,雷泽宽不惜变卖家产,从一个小有积蓄的商人,变成了饱经风霜的大叔。

“十五年了,只有在路上,我才感觉我是一个父亲。”

漫漫寻子路上,雷泽宽历经无数困难与挫败,却没有一次,让他有过犹豫,让他停下脚步。

为此,曾有人问过他,为什么如此执着?

雷泽宽告诉他:

“我不能放弃,因为我一停下来就会觉得对不起妻子,对不起年迈的父母,更对不起我的儿子,说不定下一站就能找到他呢?如果我放弃了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,我会一直找下去,直到我走不动为止。”

秉着这样的信念,雷泽宽一找,就是15年。

遗憾的是,在电影最后,雷泽宽也没能找到他的儿子。

谈及原因,刘德华曾在某个专访里回答道:

“因为故事的原型郭刚堂还没找到他的孩子,所以,我们希望他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,不会给他带来再一次的伤害,而是希望和温暖。”

是的,这部电影有原型。

人们常说,艺术源于生活。

但生活,却没有艺术的美好渲染,多种滋味。

生活,更多时候被苦充斥着。

对此,郭刚堂深有体会。

1997年,郭刚堂的儿子郭振,被人贩子拐卖。

儿子丢失那天,郭刚堂的人生,也从天堂坠入疾苦人间。

电影不到两个小时。

郭刚堂的寻子路,却被迫拉长到24年。

在电影之外,你看不到郭刚堂和妻子,于日日夜夜流的泪,一次次被摧毁,一次次被重建的希望。

你能看到、听到的,是一辆摩托车,一面旗子,一条看不到尽头的路,一个沧桑的男人,以及车上回荡的声音:

“我的儿子叫郭振,小名小六。”

“1995年4月4号出生,1997年9月21日被拐。”

“......”

一声声,仿佛一生生。

02.“我的孩子恨我吗”

许是上天垂怜。

郭刚堂的人生,在2021年7月11日这一天,透进了一丝“曙光”:郭振找到了。

6月上旬,“失孤”案件取得新进展。

在河南,警方发现了疑似郭振的下落,通过采血进行DNA比对,最终确认了郭振的身份。与此同时,当年拐卖郭振的犯罪嫌疑人,也一同落网。

1997年,呼某与唐某相恋,两人在山东旅游期间,为谋财将郭振拐卖。

经审讯,两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此新闻一经公开,网友们一边为郭刚堂找到儿子感到开心,一边为罪犯的行为感到愤怒。

但这一切,当事人郭刚堂都无暇顾及。

彼时,他的眼里心里,只有“儿子找到了”这五个字。

正式认亲前,郭刚堂叫上家里的亲戚,一大家子围坐在一起,商量和郭振认亲的事宜。然而,真正到了那天,郭刚堂才发现:所有的准备,都敌不过落下的眼泪。

他和妻子,紧紧抱住如今已经长大成人,比他还要高上许多的儿子,久久不愿放开。

视频里,郭刚堂泣不成声。

视频外,很多人在为郭刚堂流泪的同时,也想问他一个问题:24年了,他恨过吗?

在一个采访里,郭刚堂给出了答案。

他不恨任何人,只恨自己:

“我也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,为什么丢孩子的是我,不过还好,孩子找到了,我现在年龄还不大,我还有机会,能够让妻子生活得好一点。”

听到郭刚堂的话,一旁的妻子没能控制住情绪,她边拭泪,边哭道:

“一天都没离开过我,怎么狠心给我偷走,摘我的心,要我的命。”

“亲戚朋友都劝我,你不能死,我活着有什么意思,自己孩子都没看好,孩子怨恨我不?”

“......”

孩子丢了,大半青春毁了,天伦之乐有了缺口。

郭刚堂不恨,郭刚堂的妻子怕孩子恨。

不得不说,两夫妻很善良,但“人贩子”担不起,也配不上他们的善良。

“听过无数都看似很有道理的话,但我只信两句,一个物以类聚,一个因果报应。”

人在做,天在看。

“人贩子”犯下的罪孽。

总有一天,会得到他们应得的报应。

03.“拐卖是比谋杀更重的罪孽”

郭刚堂曾说过:

“谋杀还不诛心呢,拐卖就是超越谋杀的罪恶。”

它像一种“凌迟”,让人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

经历过整整24年的“凌迟”,郭刚堂和他的妻子解脱了。

在他之外,还有无数的家庭,正处于水深火热的煎熬中。

看过电影《亲爱的》吗?

在郭刚堂和儿子DNA比对成功后,很多网友由衷希望,《亲爱的》里张译饰演的原型,也能找到他的孩子。

这个原型,名叫孙海洋。

2007年10月9日,孙海洋年仅4岁的儿子孙卓在深圳被拐。

这天起,孙海英和妻子毅然决然把经营红火的包子铺改成了寻子店,并贴出悬赏告示。

此后,随着时间和失望一同增加的,还有赏金:从原本的10万,增加到20万。

即便如此,漫长的14年过去了,孙海英还是没能与儿子相认。

和孙海英拥有相同境遇的,还有无数没有姓名,却依旧奔波在路上的父母们。

所以,除了帮助他们找回丢失的孩子,谴责并对“人贩子”判刑,还有什么能够挽救他们的灵魂,让他们的躯体少受痛苦?

想到《亲爱的》里的一句经典台词:

“没有买方,就没有卖方,没有卖方,就没有拐卖。”

“人贩子”有罪,毋庸置疑。

但,默许“人贩子”的行为,并在某种程度上,参与了“拐卖”的买方就没有错了吗?

就拿郭刚堂来说。

现在的他,是找到了亲生儿子,但这其中,缺席了24年的亲情,孩子的成长又有谁来弥补呢?

而藏在“买卖”背后,那些人情问题,又有谁来解决?

湖北竹山县被拐卖23年的男子,与亲生父母相聚,然而团圆后,男子却表示会过原来的生活,亲生父母只能支持孩子的选择,唯一的心愿,是希望他健康快乐就好。

贵州凯里,六旬老太太被拐后“重新婚配”,37年后回到原来的家庭,却被老家女儿误认为她当年抛弃家庭不肯相认。

......

诸如此类的事件,数不胜数。

每一件,都在诉说着买方与卖方的罪孽。

希望每个人都能清楚地知道,买与卖同罪。

没有买卖,才会没有伤害。

这些伤害,不仅是对孩子的父母,还有孩子。

据报道可知,郭振在被拐后,有了新的家庭,如今是一名人民教师。

这算不幸中的万幸。

然而,那些和郭振一样,有着相同经历的孩子,却没能拥有这样的“幸运”:

有的被弄成残废乞讨,成了赚钱的工具;

有的被拐到深山,成了劳动力,生子机器;

有的轻则被打被骂,重则丢了性命;

......

文字描述不出的痛、可怕、恐怖,他们都有可能承受着。

为了丢失孩子的父母,为了孩子,为了你和我。

记住,

别为“买卖人”说话。

别为“买卖人”共情。

04.

2009年,郭刚堂做客《鲁豫有约》时说道:

“其实我从家里出去的那一天,我就把命运的命字写到了我自己手心里,我没有理由停下,我也不可能停下。”

12年后,郭刚堂再次做客《鲁豫有约》,他当着鲁豫的面,告诉妻子:

“以后没事你就偷着乐。”

说这句话时,郭刚堂已满头白发,脸上也有了皱纹。

24年,人生两个轮回。

他结束了轮回,可还有很多人,在等待着下一个轮回。

愿,天下再也无拐。

愿,每个快递附带的卡片上的宝贝,都能健康。

愿,每个宝贝,都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“离家的路有千万条,回家的路只有一条。”

快点。

再快点。

2 评论: 1 阅读:988
评论列表
  • 2021-07-13 22:51

    谁能告诉我拉面哥帮助了什么?我真不知道